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人妻女友 > 正文

少妇——孙洋1-2作者渴望快乐

作者:admin来源:人气:822



字数:11000


(一)

小弟第一次写色文,(此文半真半假)自知文笔不行,没什么经验,因此先更新一下序章,还请各位能给出中肯的意见,支持一下。

ps:先介绍一下娇妻(妻子孙洋是公司文秘,整天没什么事,所以回来的比较早。和妻子已结婚十几年,算的上是老夫妻了,妻子小我一岁,虽然结婚的时候妻子才十八,但那身材就已经好的不得了,十八岁当时的她已经发育成38d大奶子,在加上柳腰翘臀,结实而匀称的大腿,略带婴儿肥的脸上一双丹凤眼仿佛永远都含着春水一般,略厚的嘴唇,高巧的琼鼻,真可谓浑然天成,没得不可方物,当时可真是迷倒不少的帅小伙,但却在机缘巧合之下嫁给了还算事业有成的我,我们的婚后生活很好,性生活也还可以,自从有了孩子之后,本来略带稚气的妻子,现在更加增添了性感美妇的味道,穿着上更是性感、火辣,无论在哪里都能牢牢吸引住男人的眼球,我和妻子也会常常为此骄傲。)

序章

英杰今年三十四岁,是一家家族公司的部门经理(自己娘舅开的),最近几个月公司的业务不是太好,所以这几个月总是加班到很晚才会回家。

[唉……好累啊,这一天到底啥时候是个头啊,想想过几天还有可能出差,就心烦不已。]英杰变收拾刚刚整理完的文件,边想着。

出了公司草草的在外边吃了点宵夜就回到了家中,[心情不好,吃啥都没胃口。]

到家以半夜十点左右了,看见妻子已经睡着。我也就洗洗进了被窝,看着妻子那娇媚的面容,坚挺而饱满的乳,妻子的乳头是褐色的并没有变得因为孩子吃奶水而变得黑,但却很长,左右将近一厘米,淡淡乳晕(由于没有外人,所以妻子睡觉时不穿乳罩的,说睡觉勒的难受,嘿嘿,我估计是太大了吧。),顿时淫念直冲脑顶,于是便伸出手慢慢的揉着妻子那大大的奶子,伸出舌头轻舔着乳头。
受到刺激的妻子不一会儿就传来了轻声的呻吟,[恩……恩~恩……恩……](妻子的身体最敏感了,平时只要一碰,就受不了,娇喘连连。)

我暗自得意,于是更卖力的舔弄,揉搓,[哦……恩……啊……好舒服老公……啊……啊~……老公我受不了了……快……别舔了……]

听着妻子浪荡的呻吟,一把就扯下妻子的蕾丝内裤,轻抚着那饱满的耻丘,慢慢的揉捏着小阴蒂,另一手握着我那早已坚挺的肉棒蘸着那粘腻的淫水。
[唔~~老公……快……快进来~不行了……好痒……~~~嗯~嗯~~]
听着妻子的呻吟,我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对着肉缝就一杆到底。

[嗯~~嗯~~~哦~~~老公~~好舒服。]

[噢~~~真舒服!]虽然已不是第一次操这小穴,但被那软肉包裹的感觉还是令我爽的不得了。

我正品味着呢,而妻子却在不停的扭动那白嫩丰满的屁股,脸上现出片片红霞,煞是诱人。

[快~~~快嘛~~老公不要停~~~]

看着妻子这幅骚样,我也就不再耽搁,赶紧耸动着屁股,鸡巴深入浅出。
[噗~噗~~]

[啊~啊~~~老~老公~~用力~快~~~快~~]

媚眼微闭,小嘴微张,看的我激动万分,更加卖力的抽插。

边操着妻子那肥美的小屄,边用力的捏着那对随着抽插而晃动的大奶子,就这样干了一会儿我就受不了了,感觉一阵肉紧,知道要射,马上就来一次冲刺。
[老婆,老婆,我不行了,太爽了,我要……出……出来了……]

一听这话,妻子可不依了,[嗯~~~不~~不行~不要~老公在坚持~~~坚持一下~~~我还~~还要你再忍~忍下。]

本来就接近巅峰的我听了这话哪还能忍得住,浑身一颤,[噗噗~~]连射了几股阳精,就拔出了软掉的鸡巴,躺在床上,也许是最近真的太累了刚刚躺下一阵倦意就席卷而来。

[老公,老公,我还要嘛,老公。]妻子带着渴求的声音说。

[不行了老婆,最近真的太累了改天吧。]最近的忙碌哪还能让我有梅开二度的机会,不就便睡着了。

下面的空虚对于正直狼虎之年的我又怎能忍住,只好伸出左手捏着那还在挺立抗议的阴蒂,右手则时而揉搓那坚挺的丰乳,时而拉扯那早已硬的发痒的乳头。
[唔~~恩~恩~~]压抑着传来的快感,怕吵醒老公看见我这自慰的骚样而低声的呢喃着。

阴道传来的瘙痒感使我更加的不满于现状,[恩~恩~啊~~~!]火热的阴道壁紧紧的夹着手指,好像生怕它会跑掉似的。

[哦~~哦~~恩~~~啊~!]

舒爽的感觉使我更加的用力的扣弄着那早已淫水泛滥的骚穴,每次扣弄都能带出粘腻的爱液,屁股下面的床单更是湿了好大一片。

许久,在我大力的抽插下终于终于泄出了那久违的阴精,全身酸软的躺在床上,回味着刚才手指带来高潮后的余韵。

简单的收拾一下,再次躺在老公的身边,(每次都是这样,再好的手指又怎能抵得住那火热的鸡巴,唉~~~)带着那无奈又幽怨的眼神望着早已熟睡的老公心里失落的想着,渐渐的睡着了。

(二)

引文

我叫刘浩,兴盛集团下属员工(与孙洋同属一个集团公司),今年二十一岁,有着一根二十多公分长,六公分多粗的大鸡吧,长相自然是蛮帅的,嘿嘿,帅气的我自然也得了不少年轻美女的青睐,虽然也上过不少,但却从来都没往结婚处朋友那方面想过,总觉得男人嘛,玩玩就够了,实在没必要找一个管家婆,一天啰力吧嗦的,更何况有了女朋友自然就多一丝牵绊。

其实我个人还是蛮喜欢少妇的,特别是有孩子的女人(活好嘛嘿嘿)。每次操她们时,总是会让她们穿上丝袜高跟,在我面前骚骚的,那样操起来,才够味,我也更加的有感觉。其实我喜欢少妇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少妇更抗干啦,嘿嘿要是像小丫头那样,被我这大鸡吧没操几下就不行了,每次都不能尽兴,那还有什么意思。

正文

最近公司业绩不怎么好,于是也就给我们都放了几天假。

唉~原来是天天盼放假,可这要是真放了假,还真就不知道干嘛去了,无聊的我躺在床上边听着歌边想着。

正合计呢,电话响了,拿起电话一看,是孙洋打的,想想这小骚妇那圆圆的屁股,和大大的奶子就是一震激动,她可一直是我床上的梦中情人啊,可苦于一直没有机会,所以一直没有得手。扯远了,呵呵,不过,这小骚妇找我能干嘛呢,虽然这么想但嘴上可不能这么说。

[喂,什么事儿找我啊,嫂子。](原来是他老公手下的人,彼此关系还不错,虽然后来调到跟她一个公司,但一直叫她嫂子)

[小浩啊,这不放假了嘛,家里挺乱的,正好趁有时间就收拾收拾屋,自己又拿不动,所以找你帮帮忙啊。]嫂子甜甜的对我说。

虽然是一份苦差事,不过美人相求还得答应啊,[噢,好吧,我这就过去。]

[真麻烦你了小弟。]

[这话说的,嫂子有事我当然得来啦。]又客套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换了件短裤和大背心(干活嘛自然得有个干活样)顺手带了几粒红丸(朋友从日本回来送的,烈性春药,少妇变淫娃啊,万一有机会试试药,哈哈爽呆了就。)淫荡想着。

由于我们两家离得不远,所以我走路几分钟就到了。

[叮咚!叮咚!]

[来啦,来啦~]嫂子略带哑哑的嗓音喊着(天生的,不过我好喜欢,叫起来那不得爽翻了哈哈。)

门开了,穿着超短牛仔裙,小背心的嫂子站在门口,(性感又带着居家的风格,那对大奶子也太大了,这小骚娘们不会是存心勾引我吧,不能,不能,稳住,稳住,暗暗提醒自己,不能暴露啊!)

[嫂子~]我笑笑的打着招呼,装也得装出来吧。

[来啦,小浩,快进来吧。]把我让进了屋。

[想用我干嘛,说吧,嫂子。]我豪爽的说。(这时候就得装装逼啊。)
[呵呵,这么敞亮,还合计让你先歇会再干呢。]嫂子笑笑的说。

[诶呀,不用啦,早点干完也能早歇着嘛。]

[恩。呵呵,还挺勤快,好,那就快点干吧,然后我请你吃饭。](这小子别看长的挺帅的,人还不错,呵呵。)不自觉的嫂子对我的印象又好了几分。
n小时后。

[终于完事了,歇会吧,小浩]浑身香汗的嫂子端着两杯凉水过来。

[嗯。]我坐在沙发上,歇着,嫂子坐在我的对面,把水放在了茶几上。
角度不错啊,顺着我的目光正好可以看见嫂子那裙里的白色丝质内裤,阴部上面黑黑的阴毛隐约可见,顿时就心里一阵激动,二哥举旗抗议,还好掩饰的不错,一下午都没看见这回好,让我逮着机会了吧,顿时计上心头。

[咕嘟咕嘟]一杯水见底了。

[慢点喝,别呛着了。]

[呵呵,太渴了嘛,嘿嘿。]我装傻充愣的笑着。(不过干了一天的活也确实很渴啊!)

[呵呵,那也得慢点喝啊,来我再去给你倒一杯。]嫂子连连娇笑的晃着那丰满的小屁股拿着杯子进了厨房。

由于隔了一扇门,所以她是看不见我的,于是我赶紧伸手把兜里事先准备的红丸了出来,怕它容得太慢,就把胶囊的皮分开,直接把药倒进了水里。

心合计:「大哥、二哥,可都看你的了,关键时候你可不能丢脸啊!」
这时嫂子也倒完水进了屋。

[谢谢嫂子啊,真太麻烦你了,来,坐下喝杯水吧。]

[呵呵,谢啥啊,这都是应该的,我还应该谢你呢。]嫂子也没在意,把水递给了我,坐了下来。

我又喝了一大口,偷眼观瞧,嫂子也满身香汗的喝了一口。

(哈哈,成啦!)我兴奋的笑着。

计划已经成了,就只有慢慢等待了,一分钟、两分钟……我们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

十分钟后,我看嫂子已经小脸微红,知道药效已经慢慢上来了,就问:[嫂子,你怎么了?脸怎么那么红啊,是不是病了,要不要我送你上医院看看。]我故意的问。

[不,不用,没事,可能是干活热的吧,一会就好了。]孙洋有点结巴的说。
[噢,那好吧。]

骚妇看你能忍多久,看她那副压抑自己的样子,我那大鸡吧不自觉的就硬了起来。

这时的孙洋业已是俏脸发红,浑身发烫,乳头发痒,下体空虚,今天怎么会这么想,难道是因为老公出差好久没做了?短暂的思考瞬间就被那无边的欲火所占据,此时那长长的乳头好痒,大大的奶子更是涨的难受,好想被人使劲的揉捏,下体更是传来阵阵的空虚,淫水早已将那丝质的内裤泡的更加透明,渴望着被一跟巨大肉棒插入,狠狠地抽插来填补那寂寞的空虚,可是老公又不在,咋办、咋办。

此时正好看见陈浩那帅气的脸,不过他还是孩子啊!那玩意应该不大吧,顺势就瞄向陈浩那支起的帐篷。哇~~~好大的帐篷,没想到陈浩这小子小小年纪竟然这般雄伟,于是暗暗的和老公英杰的比较。

恩……差不多会比老公的大点儿吧,插进去应该会很爽吧,只是不知道他愿不愿意操我啊,毕竟我都三十多了,人家可这么帅,姑娘自然少不了,不过我的魅力也不差吧,心里暗暗的比较。

哎呀!哎呀!羞死人了~,孙洋你个小骚娘们,小贱妇,人还不一定愿意操你呢,你就这么想,更何况你还是个有老公的人啊,怎么能背叛老公而让别人操呢,更何况人家还口口声声的叫自己嫂子啊。(人家都硬了你说愿不愿意操你,可是此时孙洋早已让欲火骚的渐渐的丧失了正常的思考能力。)

孙洋此时又想起自己的老公英杰,每次在床上和自己云雨之时,虽然很猛,但总是几分钟就完事儿,自己总是不能满足,还要靠自慰才能勉强满足自己。
随着时间的推移,药效也越来大,欲望也越来越强,此时就连孙洋早已晕晕乎乎的,就连自己都没有注意那粘腻的淫水早已湿透那性感的白色丝质小三角裤湿透,短裙下的沙发早已有淡淡的水渍。再次偷瞧陈浩那高高的帐篷,又想想自己的老公,一股偷情的快感传遍全身,子宫阵阵收缩,又是分泌出股股淫水。
我又怎能看不出此时嫂子孙洋内心的欲望,只是等待药效发作而装作不知罢了(我也暗暗吃惊,这药劲真猛啊!)

眼看此时这骚妇媚眼微闭,略厚的嘴唇一张一合的,丰满的奶子轻微的颤着,涨的那小小的背心仿佛要裂开一般,还有那丰满而匀称的大腿更是紧紧的闭在一起,轻轻的摩擦着,我也就看不见那让淫水湿透而透明的小三角裤。看到这里,我那长长的大鸡吧更是涨的难受,好像涨开一般的向我示意着。

[嫂子,我还是送你进屋躺会吧,看你好难受的样子,真的不用吃药吗?]
[真……真的没事,扶我进屋躺会儿就好。]嫂子已有点儿娇喘的说。
[嗯我送你。]说着就一个新娘抱,把这小骚妇抱了起来。

[啊~!]嫂子一声惊呼,也许没想到我会这样抱着她进屋吧。

轻轻的把这小骚妇放在了床上,我压了上去,温柔的说:[嫂子,我喜欢你,我好喜欢你。]我也有点儿激动了,穿着粗气说。

[小浩,你不能这样,我~是你嫂子啊。]此时的孙洋虽已欲火攻心,但还用那仅存的一丝理智对我说。

[我不在乎,你这么性感,我控制不住了,好想要你。来吧,我会让你爽翻天的。]我深情而又温柔的对着这个小骚妇说。

[可~我~~~唔。]

我他妈管你三七二十一,都什么时候了还跟我啰里八嗦,我哪里忍得住,上去就霸道的吻住了孙洋的嘴。虽然霸道,但也不失温柔的撬开了她那朱唇,和她那条小香舌搅在了一起,顿时感觉身下美人全身一软,伸手轻搂我的脖子。直到感觉这骚逼快喘不上气来我才松了嘴,一丝唾液被我带了出来流向了她那雪白的粉颈。

[呼~~你敢强奸我。]嫂子娇媚的对我说。

[呵呵,嫂子,我哪有,你太美了嘛。]我狡辩的说。

[那你个小坏蛋现在在做什么?]

[嘿嘿,你看,嫂子,这是什么?]

我把左手伸了出来,由于刚才抱这个骚逼的时候,淫水太多,淌的我满手都是以至于现在手上全是她的淫水,也不知道这个骚逼怎么这么多的水,哇哈哈,这回可真是捡到宝勒。

孙洋一看,顿时羞红了脸,赶紧把头别过去,装作啥都不知道。

[嫂子,你看,全是你的水喔,流的我满手都是,怎么办?]继续的逗着这个小骚逼。

[我~怎么知道。]一声细如蚊声的声音传来,说完又赶紧转了过去,脸上更红了。(其实她也觉得纳闷,平时跟丈夫做的时候也没这么多水啊,可怜的孙洋到现在都还不知道被人给下了药。)

我也没那么多耐心烦了,也不在废话,迅速的褪去了我们的累赘,让我们只着内衣上阵,顺着她那雪白的粉颈,一丝一丝的向下吻去。

[恩~~嗯~我要,我要。]孙洋细如蚊声的呢喃着,轻轻的褪去了她的蕾丝半罩杯的胸罩,露出了那对饱满而坚挺我乳房,长长的乳头早已站立。

[嫂子,你的乳头好长,奶子好大啊。]一口狠狠的吻了上去,使劲的揉捏那对丰乳,让她在我手中变换这各种形状。

[你~~~啊~~好~好坏啊。]

[恩~轻~轻点~~嗯~~喔~不要说,继续吸~]孙洋娇喘的说。

[嫂子,你的奶子好大,好软~好有弹性。]我时而粗重,时而轻柔的捏着。
[哦~~轻点~要~~啊~要捏爆了~~下~下面也好~好痒~~摸我。]
于是我又转战战场,顺着雪白粉嫩的肌肤向下方吻去,所过之处,一路水痕呐,终于又看见了那件久违的小三角裤,这小裤衩穿了真的是顶与没穿呐,早就沾满了淫水,边上透明了,还是我发发慈悲,把你褪下吧。

[嗯~真湿,你看嫂子,拿个裤衩,手就又湿了。]

孙洋此时还哪敢看我,早就红着脸不吭声任我摆布了。

看着孙洋那饱满而多汁的阴户,阴毛又少,真是极品啊,伸嘴就吻了上去,吸着那多汁的阴户。

[啊~~脏啊~那不能~~不~嗯~感觉~怪怪的~啊~说不出来啊。]
原来虽已和丈夫做过无数次,但却从来不会被口交过。

在我时而舔舔小豆豆,时而深抵阴道,进进出出,淫水流了满嘴,我哪能放过,结果自然全被我吸入嘴中。

从没受过这等刺激的孙洋还哪能受了,随着一声孙洋高亢的声音,子宫阵阵收缩,泄了出来。

我简单的擦了一下嘴,轻声的问:[舒服嘛,嫂子?]

刚泄过身的嫂子媚眼如丝的说:[好舒服啊,感觉怪怪的,不过真的好舒服,谢谢你,小浩不过以后可别叫我嫂子了,听着怪别扭的,还是叫我~叫我小洋或洋姐吧。]说完又是一个大红脸用手给死死的挡住。

[好啊,那我以后还是叫你洋姐吧,这样听着也挺不错,嘿嘿。]

[洋姐,帮我把裤衩脱了吧。]

[自己不会脱啊。]

[感觉不一样嘛。]

洋姐也只好给我脱了内裤。

[嘶~~好大啊~~!]一时间看着这跟大鸡吧竟有点呆住了,原来比预想的大的太多了,所以也不免担心。

[怎么样,大吧,洋姐,嘿嘿,一会儿有得你爽的,不要着急啊!]

[这么大,不会~~不会给我插坏吧~~!]没想到这平时骚媚的少妇竟然也会像不经人事的少女一般问出这等话题。

心里一乐,自豪啊!哈哈!

[哪呢啊,洋姐,以前没试过吧,一会儿包你爽翻天,来给弟弟吸两下,弟弟好难受呢。]

[不管,谁给你吸,怪脏的,不……不行。]

没想到这小骚逼竟然也会逗起我来了,没办法,谁让我有求于人呢,看着那小骚逼略厚而性感的嘴唇,不给我吸那不浪费了,于是我只好好话说尽,苦苦哀求,才勉强获得许可。

洋姐这时小脸一红不再理我,转而盯着那根大鸡吧,张开那略厚的嘴唇,慢慢的给我吸了起来。

[唔~好爽啊,洋姐,对对,就这样吸,用舌头舔马眼,龟头,对对再舔舔蛋蛋,对对,啊……好爽。]

[呕~~呕~~!]由于没什么口交的经验,在我的指挥下只吸了一会,就连连干呕,连连说不行了。

我也就不再强求,让洋姐躺在床上分开双腿等待我的进入。

当我的大鸡吧在阴道前徘徊的时候,就感到一股股热气直扑我那硕大的龟头(我的龟头很大足有鸡蛋大小。)

[轻点,你的太大了,我怕一下受不了。]洋姐祈求又带着渴望的说。
[放心吧,洋姐,我会温柔的。]充分的蘸湿了鸡巴之后慢慢的先插进去了一个龟头。

[恩~啊~~慢点,浩~你的太大了。]听着这呻吟声,我也知道她受不了,所以只好慢慢的等她适应之后再进。

[好了吗?洋姐。]我温柔的问。

[恩,好多了,不过你要慢点,你的真的是太大了,我受不了的。]

妈的,这么进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看着外面那还有一大截的鸡巴,我就憋得难受,也不管那么多了,[洋姐,我来了。]说着,就狠狠的一插。

[啊~~~!好疼~!怎么那么粗鲁~~呜呜~!!!]说着说着竟然轻声的抽泣起来。

我也就不敢再动,只好让鸡巴在里面泡着,(不过也好爽,这小屄,真他妈的紧啊,箍的我爽极了。)唉,谁让是自己惹得祸,哄吧。

过了一会,终于在我甜言蜜语的攻势下破涕为笑了。

[你个小坏蛋,就你会说话,少骗我,我又不是小孩,不吃你那一套。]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心里还是甜蜜的不得了,刚才还疼的受不了的小屄,现在就被浓浓的充实感所代替,连日来的空虚终于在这一刻不复纯在了,麻痒感渐渐的穿上了心头。

[恩~浩,你动吧,我好多了。]娇滴滴的对我说。

有了上次的经验,我也就不那么鲁莽了,慢慢插入,抽出。

[恩~~浩~好痒~用力,~~~]

听着美人祈求,我也就加紧步伐,加紧的干着,[怎么样,洋姐,现在什么感觉啊?]

[恩~~恩~啊~~!爽~好爽~~好过瘾~~~到底了,顶到底了~~~啊~啊。]洋姐微微喘着气,骚媚的对我说。

[嘿嘿,厉害吧,爽的在后头呢。]

[啊~~不~~不行了~~我受不了了~~好爽~~好过瘾~~~我要~~要来了~~]洋姐用那略带沙哑的嗓音说。

顿时感觉阴道壁阵阵收缩,夹得我好不舒服,我感觉加快速度,卖力的抽插。
[啊~~~啊,来了~~来了来了~~]随着一声低闷的呻吟,我就感觉龟头被一股湿热所冲击,知道这小骚逼已经高潮了,于是就拔出了仍然坚挺的鸡巴。

[呵呵,嫂子,舒服吧。]我坏坏的问。

[哼还叫我嫂子,小心我收拾你,没想到你小小年纪到挺厉害啊,呵呵。]说完媚眼含春,扶着我的大鸡吧对准了阴道,磨了两下[恩~~恩]就全部坐了下去。

[啊好爽。]我说。

[啊~~!怎么这~这~这~这么长~~!]我的鸡巴头插入了她的子宫里,顿时这小骚逼就感觉一阵天旋地转,就要晕倒,还好我反应快,扶着两颗大奶将她把住,轻轻的揉搓起来。

[你的好长哦,都插进里面了,我好爽,以前从没有过的感觉,真是太刺激了。]说着就慢慢的晃动着那圆圆的大屁股,一上一下的坐起来。

[哦~~噢~~好粗~~啊~好涨啊~~恩]

[扑哧、扑哧]一下接着一下,一下快过一下的晃着那圆圆的屁股,大奶子随着动作,也来回的晃动着,好不撩人。

[骚货~你的奶子这么大,奶头这么长,我要捏爆她好不好?]

[啊~~好~捏,用力好痒~~~,使劲,使劲捏我的大奶子,用力~~恩~啊~~捏~捏爆它~~~]孙洋极其淫荡的叫着,甚至跟自己的老公都从来没有过的骚样却被眼前这个少年尽收眼底。

[啊~~奶头~~也~好~好痒,用力捏啊~~啊~~我受不了了~~你太强了~~鸡巴太大~~刮得的子宫颈好麻~~我受不了了~又~~又要来了~~啊~啊~]又是一声几句诱惑力的呻吟,随着子宫颈的阵阵收缩,又是一股阴精喷了出来,洒在了我火热的龟头上,真是舒爽不已啊!

我挺着硬硬的鸡巴,让孙洋下地分开站着,双手扶着床头,撅着那白嫩嫩的大屁股等着我的大鸡吧进来。

[怎~怎么你~~你那么厉害啊~~还那么硬。]

「妈的我还没插几下呢,你就来了两次高潮,看我今天我不干死你,你个大骚逼。」于是我对着那饱满的肥屄就连根插入。

[啊~~好热~怎么还那么~~那么热啊,好粗~~好~~好涨~~要~要裂开了]

听着这骚逼的呻吟,我急速的抽插着,时而九浅一深,时而大起大落。
[啊~~啊~~轻~轻点~你~你的好粗~好大~我受不了啊~~啊……~!]孙洋连连求饶着。

[比你老公怎么样啊,啊,小骚逼,是不是比他干你还爽,说,快说。]我又加大力量地干着。

[啊~~是~你厉害~~你干我最爽~~最爽了~你就是我亲老公~亲老公~亲亲老公~~使劲~~用力~用力干我~~干死我~干死我啊~~~!]

[骚逼,说,你是骚逼,要被哥哥插,快~快说。]我越干越勇的问着她。
[是~~是~啊!我是骚逼~我是天下最骚的骚逼了~~求求你~求求你大鸡巴哥哥,~大鸡吧老公~用力~啊!!用力干死你的骚逼老婆~用力,骚逼老婆欠干~~~我是最欠干的大骚逼。]

[哈哈你个大骚逼,真他妈的贱,欠干,就应该干死你,给你老公戴绿帽爽吧啊~哈哈,让他看看你这个骚逼是怎么犯贱的。]

[啊!~~大鸡巴老公~~亲哥哥~骚逼老婆~真的~真的受不了了~~啊~~!
太爽了~~好麻~~好涨~~~对,给他带绿帽,让他戴绿帽子,让你做我亲老公~~~还是你~~大鸡吧,最厉害~插的我好爽~]

[啪~啪~]我不断的拼命撞击着那圆圆的大白屁股,臀浪一波接着一波,使我更加的兴奋着。

叮铃铃~叮铃铃~!叮铃铃~叮铃铃~!

[喂!骚逼,你电话响啦,还不快接电话。]就这样我一边操着一边往电话那移动。

[骚逼,谁的电话啊,还不快接,让它想着干嘛,快接啊。]

[恩~~我~我老公的~~你~先~先~先停下~~嘛~!]

[不,就这样接,让他听听他那老婆是多么骚,嘿嘿,他做梦也想不到的,哈哈……]孙洋看也扭不过我,于是就只好强忍着快感接了电话。

[喂,老公,怎么啦?]孙洋用娇滴滴的声音说。

[老婆,干嘛呢?想我没啊。]

我听见电话那边的男人说话,于是特意的猛干了几下,[啪啪~]

[啊~!]孙洋一时没忍住的呻吟了一声。

[怎么了,什么声音?不舒服么?]

[没~没~]这骚逼一边用那骚媚的眼睛瞪着我一边忙转移话题,[是~是蚊子~!老公~你不在,今天我找陈浩帮忙干了不少活呢~平常你帮我抬这抬那的,这回多亏了有陈浩呢~,可替你干不少活呢。]

[恩,呵呵,老婆,对,下回我不在的时候有啥事就找他,那小子挺好,替我谢谢他啊!]

听到这里我鸡巴猛涨,又涨大了一圈,感觉那骚逼的阴道又紧了不少,更加卖力的抽插起来,也不顾她老公是否会听到。

孙洋也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刺激,强强压抑着:[老~公!还差点活,我自己干不了,陈浩正帮你干呢,先不聊了,老公。]孙洋急急的说,已经忍不住下体传来的快感正低低的呻吟着。

[恩,老婆,你注意身体,还有替我告诉陈浩,让他别太累了啊,也应该注意身体,完事替我好好谢谢他啊,好了,挂了吧,拜拜,老婆。]

孙洋此时赶紧挂了电话,还好那边没有注意,要不然就惨了。

[啊~~啊~~你个小~小坏蛋,这么坏~~人家跟~跟老公打~打电话你还操~操的这么凶~~我这小骚逼~~都要被你操死了~~啊~啊~不行了~好涨~~好爽~~用力,啊~用力。]

真没想到这小骚逼竟然这么骚,我更是干劲大起~

[嘿嘿,你个小骚屄,贱货,你看你老公多大方,我他妈操他媳妇还得谢谢我,哈哈……]我得意的笑着,操的越发卖力,淫水更是滴滴答答的躺了地上好大一滩。

[啪啪~噗~噗~噗~啪]

[恩~~是~是啊,老~老公说~~说要让我替他谢谢大鸡吧老公,~~大鸡巴老公~~浩哥哥,你厉害~~好厉害~~我不行了~~又~~又要泄了。]
[啊!~~你个骚逼,太鸡巴骚了,我也受不了了,好紧,你的小屄又紧了,夹得我好爽,子宫颈刮的我龟头好过瘾,射进去好不好……啊……让你怀上大鸡吧哥哥的种。]做着最后的冲刺,一下狠过一下,啪啪啪啪之声越来越大。
[恩~~嗯~~啊~~射~~射吧~~射进来~~恩~啊~射进来~~~我要~~我要~~让我怀上你的孩子~~啊~啊~啊~~~~啊~~~~!]一声高过一声的淫荡声音迎来了孙洋今天的第三个高潮。

[噗~噗~~骚逼,不等你老公自己就敢射,我他妈干死你,射死你个大骚逼。]

「啊~~啊~~我受不了了~~大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