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大主宰之洛神失身

作者:admin来源:人气:898

  拿此文来试水,练练文笔,求指点,至今一直不敢写长篇,一怕挖坑,二怕被诟病文笔思路,手机排版,望大家见谅。
  在一番挫折之后,牧尘终于拿到了进入北苍灵院的名额,与洛漓再次相遇。
  顶楼之上,洛漓显出身来,她望着牧尘,微微一笑,美目扫过后者,旋即有些惊讶与欣喜地道:“你突破到神魄境了?”
  牧尘笑着点点头,道:“你这修炼的可真是比我还不知道时间。”
  洛漓精致的脸颊微微泛红,道“我去五级聚灵阵那边修炼练了一会,效果还不错,对了……”
  她纤细的眉头微微蹙了蹙,说:“我之前在那里听到一些风声,说之在神魄榜上被你剔除的陌轮现在正在四处找你的麻烦,我这才赶紧出来。”
  牧尘无奈的摇了摇头,将陌轮的事情说了一遍。听完牧尘所述,洛漓不禁脸色一寒,旋即她轻咬红唇,道:“这些事情我早该想到,如果我留在这里,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牧尘则淡淡一笑:“一个跳梁小丑罢了,无须理他。”对于陌轮,牧尘还真没有把他放在心上,所以并不是很在意。
  “对了……”
  牧尘突然想起先前周翎他们提出的组建社团一事,便向洛漓说了说,并且连名字就想好了,就叫“洛神会”。想必以洛漓在之前试炼中被册封为三王的影响力,再加上洛漓自身的美貌与完美的身材,定会挤破社团的大门。
  洛漓顿时羞红了脸,打趣道“就你们事多,那就随你们好了。”
  忽然想到什么,洛漓道:“我还有点事要处理,你先去找周翎他们商榷创立社团的具体事宜吧。”说完身形一转,推门而出,只留下一道诱人的背影消逝在牧尘眼前。
  牧尘立刻猜出来洛漓是去找陌轮的麻烦了,呵呵,这丫头,就是太爱惜自己,牧尘也放心洛漓一人孤身前往,毕竟洛漓早已跨入融天境,放眼整个学院,除了天榜上排前几的那些变态的学长学姐外,基本无人可以伤的了洛漓,因此洛漓也被冠为这届新生当之无愧的第一人,刚入学便直接击败地榜第一人取而代之,更何况隐藏在洛漓体内的的东方洛河之力,还有连牧尘都不知道的隐藏手段,所以牧尘放心洛漓孤身一人,况且自己也敌不过自己小女友一手之力,想到这里,牧尘不禁无奈的摇了摇头,不再思索,准备继续去修炼。
  夕阳已经渐渐没入山的另一边,天色渐暗下来,洛漓轻移莲步,走在前往风火会的小道上,道路俩边的桂花开的正艳,散发出阵阵醉人的芳香。
  洛漓丝毫也不在意自己此次的行动,毕竟整个风火会最强的也不过是个神魄境中期的陌轮,而自己则是货真价实的融天境中期的强者,就这么一群以神魄境中期为首的小小喽啰,自己一个巴掌就能教训他们。
  “嗯?不对,想不到这陌轮居然请了融天境的帮手,不过,融天境也有三六九等,哼。”行至风火会的营地所在时,洛漓放出神识准备锁定一下陌轮的方位,突然感受到陌轮身边突然出现一道不亚于自己的精神力量,不禁有些惊讶,想不到陌轮居然也能攀上高年级学长,不过,此次无论你请的是谁,你是逃不掉的,洛漓眼光一凝,坚定了自己此行的意义,不禁是为牧尘出口气,更是为了之后洛神会创立奠定基础。
  洛漓收了收腰,走到门前,伸出玉手在铁门上轻轻一碰,“轰……”碎裂成无数细小石块。
  “果然不愧是洛神,出手就是霸气无比啊,哈哈……”
  “哼……”
  陌轮身边的白衣男子突然拍手称赞道,一旁的陌轮怀疑的看向自己请来的帮手——童天根,北苍灵院天榜排名第十五的强者,精通双修催眠之术,更是炼制一手令人称赞的丹药,只不过鹤妖喜好淫邪,炼制的都是淫邪的丹药,精神力因为炼制丹药超乎常人,可自身实力却不够看,所以只能偏居天榜十五。
  之前陌轮早已料到自己会有一劫,故特地用自己珍藏的五级药材“朱血果”换来鹤妖的帮助,可此时看鹤妖似乎没有动手的打算,不禁有些懊恼,这鹤妖不会畏惧洛漓的实力吧?
  “在下鹤妖,嘿嘿,对洛神向来素有慕名,今日一见,想不到竟是这般绝色,嘿嘿……”鹤妖盯着一袭黑衣的洛漓,暗暗打量,黑色的纱衣将眼前可人的美妙身段包裹着,含而不露,高挑的身材不输男子,笔直雪白的玉腿随着纱裙随风起舞的时候俏皮的暴露出来,翘臀浑圆,不肥不瘦,纤纤细腰盈手可握,上方一对酥胸坚挺如雨后春笋,隔着薄薄的纱衣能充分感受到娇胸的震动。


  鹤妖也是阅女无数,然而确是第一次看到洛漓这样的极品,顿时浑身血气上涌,恨不得立刻将她压在身下肆意凌辱,可是却不得不考虑洛漓的实力,看来只能动用那个了,想到这里,鹤妖一面仔细搜寻乾坤袋,一面笑嘻嘻的向洛漓走去,道:
  “洛漓,论关系我可是你的学长,你这样对学长冷眉相对恐怕不礼貌吧?”
  “礼貌,是互相的,你如此这番盯着我看,跟登徒子有何区别。”方才看到鹤妖对自己的身子上下打量,还不时淫笑,不禁反感地说道。
  “嘿嘿,既然洛漓妹子不喜欢,那么学长就不看是了,不知洛漓妹子前来有何贵干,莫非猜到我在此故意来寻我?嗯?嘿嘿”
  鹤妖见洛漓不太搭理,语气一转,开始装疯卖傻起来。
  “别废话,既然陌轮找来你,看来今天想要教训他必须先教训教训你了!”洛漓手中一掐手势,一道深蓝色光芒在指尖浮现。
  “且慢!洛漓妹子能成为地榜第一,实力自然毋庸置疑,我只是一小虾米,论真打实斗比不过洛漓妹子,不过,不知,洛漓妹子可敢与我在精神力上斗上一回,如若我败,自然就此离去,怎样?”
  “嗯……”洛漓沉思起来,精神斗法自己不是俱他,只不过周围没有人为自己护法,如果有人此时对自己的身体动手脚,自己必然会输。
  放佛看穿了洛漓的顾虑一般,鹤妖道:“如果洛漓妹子担心我会叫人动手脚的话,大可自行设立结界将他们拒之圈外,莫非洛漓妹子不敢?嘿嘿。”
  洛漓听到鹤妖对自己的称呼,不禁更加反感,只觉得无比恶心,迫不及待的想教训一下他那张欠打的嘴,仔细思索一番,洛漓从乾坤戒中拿出四面小旗,分别打在四角构成空间封锁大阵隔绝了周围,这才安心,对鹤妖说道“开始吧,我倒要领教一下你的嚣张得意!”
  看到洛漓终于如愿与自己进行精神斗法,一道淫邪之光从眼中一闪而过,随机拱了拱手道“洛漓妹子,请!”
  洛漓身形一起,浮在空中,宛若盛世莲花一般绽放在上方,闭上眼睛,放出心神,鹤妖见状也是“倏”地瞬间升上空中,手暗里从乾坤袋中拿出一件物什——一只浑身碧绿的蝎子,手指一弹,蝎子飞到了洛漓的衣角。
  鹤妖“嘿嘿”猥琐的一笑,准备进入精神领域拖住洛漓便于毒蝎将毒液注入洛漓体内。
  一顿浑蒙的雾气之中,云里雾里,洛漓浮空而立,身体周遭的虚影明显是在精神世界的投影,此刻,洛漓却明显的烦躁起来,怎么这鹤妖这么慢,他在下面干什么,正当洛漓准备下去看看时,一道白光凭空形成立于洛漓对面。
  “洛漓妹子等急了是么?”鹤妖一露形就开始调侃,一边猥琐的绕着洛漓打转,一边说:“啧啧,这身段,这屁股,这奶子……真是极品啊,洛漓妹子有没有小男朋友啊,嘿嘿,学长可以勉为其难地帮你缓解一下生理需求哦,嘿嘿嘿……”
  “嘴巴这么不干净,看来是需要我给你教训教训了!”听到鹤妖的调侃,洛漓脸色铁青,满目寒光,恶狠狠地说道,似乎要将鹤妖生吞活刮一般。
  “呵呵,洛漓妹子准备怎么给我教训呢?是用你的那双大奶子,还是你的处女嫩穴呢?哈哈……”鹤妖越说越得意,越发趾高气昂,肆意地大笑着,寻找着洛漓怒火的临界点。
  “啊啊啊啊……你个无耻小贼……”洛漓瞬间怒火攻心,直接祭出洛神剑,裹洛河之力若一道匹练划破天空,劈向鹤妖,仿佛尽是发泄怒火一样。
  “不妙,这丫头居然连洛神剑都祭出来了,这下遭了!”看到来势汹汹的洛漓携毁天灭地之势,剑尖直指自己眉心,不禁心里暗道糟糕,立刻祭出自己的本命妖核,化为妖兽——一只巨大的妖鹤,翅膀一拢在胸前,拼命催动妖核内的妖力,试图想要抵挡洛漓的洛神剑。
  “砰——”俩道巨大的能量轰然撞到一起,整个精神领域瞬间被俩种光芒照射的如白日一般,洛漓依然如发疯一般,催动着洛神剑,丝丝神力被灌入洛神剑内。
  鹤妖顿时感到头皮发麻,自己根本不是她的对手,如果不是自己擅长精神领域,早就被洛神剑轰成渣了,不行,自己撑不了多久,现在洛漓已经全然将精神力投入到这边,肉身没有一丝精神护体,此时正是大好时机。
  鹤妖将一丝意识灌入毒蝎体内,毒蝎立刻开始爬上洛漓的身躯,爬到洛漓的胸口气海处,扬起蝎尾,一抹幽光闪过,在月光下显得更为邪恶,倏地一下,扎入洛漓体内,那道毒如同活了一般在洛漓体内游动,直接钻入气海之中扎进气海根源深处。


  一瞬间,在精神领域的洛漓忽然感到浑身发冷,放佛心中被抽去什么是的,立刻从疯狂中惊醒过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终于成功了,只要成功注入九幽淫毒,从此身体就会变得异常敏感,稍微的撩触都会激发你内心的淫欲,而且这不是毒,是死蛊,无人可解的死蛊,必须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服用解药,不然就会吞噬你体内的灵力,当然只有我能调制出来它的解药,哈哈哈……”
  感受到毒蝎已经成功注入毒液,鹤妖激动万分,放佛已经看到眼前的美人主动躺着自己的胯下求欢。
  “你、你居然还下毒……”洛漓道。
  “下毒,只要能拥有你这么极品的女人,下毒不很正常么!”
  洛漓心道遭了,居然被阴了一记,立刻沉下神识,回归体内,定下心思,试图将淫蛊从体内驱赶出去,然而几番驱赶之后不但没有起任何作用,反而催动了自身的淫欲,慢慢的洛漓脑内浮现一个念头:我要男人。
  “呵呵呵,怎么样,洛漓妹子,需不需要我帮帮你啊?”鹤妖也紧随其后回到自己体内,慢步走到洛漓身边,淫笑的说道。
  “你个无耻小贼……”洛漓咬紧牙关,试图压下内心的淫欲,恨不得将眼前的男人千刀万剐。
  “嘿嘿嘿……洛漓妹子身材这么好,就这么藏着可惜了,不妨露出来吧,哈哈……”说着鹤妖手一挥,洛漓身上的黑纱瞬间化为须有,露出洁白光滑的酮体。
  “啊~”突然感到衣服凭空消失,暴露在别人的眼下,顿时尖叫起来,然额却没有人听到这划破夜空的尖叫,只怪之前设下的结界。
  “嘿嘿嘿,果然是极品,”鹤妖顿时俩眼放光,欲扑上去抚摸那傲人的娇胸,然而,还未碰到,洛漓消失在原地。
  “嗯?瞬移,想不到这丫头还保留着一丝理智,没有被完全击垮心里防线,看这方向,应该是回洛神会找牧尘了,哼,到手的鸭子飞了,牧尘,你可要记得是我助你破身的。”鹤妖不满的看着洛漓原地消失在自己眼前,想到自己即将破身的处女就这样消被完全击垮心里防线,看这方向,应该是回洛神会找牧尘了,哼,到手的鸭子飞了,牧尘,你可要记得是我助你破身的。“鹤妖不满的看着洛漓原地消失在自己眼前,想到自己即将破身的处女就这样消失了,难免有些不高兴,不过却并不是很在意,”哼哼,只要淫蛊在,你迟早会回来的!“洛漓凭藉着仅存的理智,随便从乾坤戒中拿出一套衣服穿上,瞬移到了洛神会的庭院内,想到自己即将被淫慾击垮理智,此刻内心只想找到牧尘,哪怕失身,也只想失身给他,可他究竟在哪?洛漓四处的在庭院内飞奔,可此时早已入夜,基本已经各自回去歇息,终于,在打开会议室的大门后,看到了坐在里面的一道白衣少 年。
  ”牧尘 是你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