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校园情色 > 正文

我与我女神不得不说的故事

作者:admin来源:人气:883

  第一章
  「轻…轻一点…啊!」
  当我进入思思的身体的时候,思思娇憨的声音渐渐大起来,不盈一握的芊腰也小幅的扭动着,悄悄的追求着性带来来的刺激。我不禁浮现出笑容。
  ——
  我和思思是在新生开学的时候认识的,那个时候我大三,她大一。我作为学长去接新同学入住学校。而她领了个大大的行李箱,一出现,就吸引了我们全部人的眼光。思思大约1 米64的个儿,在女生中就比较显高,特别那时是9 月初,夏季的高温还没褪去,思思穿着只覆盖住1/2 大腿的小牛仔裤,匀称白美的大长腿在我们面前晃啊晃。牛仔裤包着她圆挺的小屁股。我心想,如果从后面操一定能带劲吧?上半身穿着一件紫色小T 恤,露出细细的腰身。
  由于我们院接新生的位置比较靠后,此刻我们只能看到那个女生的背影,但即使如此,我周围几个大二的男生口水都快流出来了,一副色急的模样。我心中冷笑,到底是大二的,还是太楞了,不知道现在有许多背影杀手么。
  终于,那个女生浏览完了前面的学院接新生点,发现没有自己的学院。转过头往我们这边走来。那一刻我知道自己也一定是一副色急的模样。因为那时我的心中只有一个声音:这是我的女神!我一定要上了她!
  ——
  阳光从午后的窗帘外洒入,刚刚经历了一场盘缠大战的我心满意足的靠在床头,抽起一支烟,向思思讲起当初第一面的印象。思思裸着汗湿的身子,钻在我怀里吃吃的笑,红潮尚未褪去的俏脸上挂着一丝幸福,说:「当时见你们就感觉没一个好人,特别是你!一张大黑脸,看着就像坏人!」这里我不得不再介绍下自己,因为从初中起就喜欢打篮球,导致自己被晒得黑黑壮壮的,配合着1 米83的个子就获得了「黑铁塔」的混号。直到大四,我仍是我们院篮球队的主力。当然关于我的这些事就不多描写,不然岂不成了一片「基」文。
  ——
  只记得那个女生转过脸,向我们这边走来。斜刘海下是标准的瓜子脸上因阳光的暴晒带着红晕。细长的黛眉微蹙,似在烦恼还没找到自己学院接新生的地点。
  终于,水灵的大眼睛看到了我们这边接新生的标语,于是眉头舒展开来,一时间周围都没了颜色,全世界只剩下她的身影。
  思思一路小跑跑到我们这边来,小马尾也跟着一晃一晃的十分可爱。我作为大三学生,也是我们院接新生的负责人之一,本来是坐着指挥指挥大二的去迎接新生。此刻也是站了起来。
  思思跑到我们面前问道:「你们好,请问这边是气象学院么?」忘了和大家介绍一下了,我们是学校的气象学院,这种学院一般都是学校里的小院系,一个年级也就100 来个人左右。加上是一个理科院系,苦逼屌丝男占了绝大多数,平时实在是僧多粥少。此刻来了一个这么标致清纯的小学妹,作为学生会副会的我哪有道理让别人来接待。
  「没错,我们这边是气象学院,我叫沈杨,你是新生吧,叫什么名字?」我能感觉到旁边几个大二男生对我仇视的眼神,之前接新生也没看他们这么积极过,还喊着累死累活的希望希望,此刻却像在怪我抢了他们的饭碗。但我也懒得理会,谁叫我是负责人呐,不利用利用怎么行。
  「我…我叫林思晨,请学长多多指教。」
  我心想,我一定会「多多指教的」。此刻却不敢说漏了嘴,微笑着对小美女说:「哪里哪里,也不用喊学长,喊我沈哥,或者直接喊沈杨都行。走,我带你去你们宿舍那边去。」
  我怕再不走,身边大二的就要起义了,赶紧带着小美女就往她们宿舍走去。
  当然,咱也不能失了绅士风度,自然接过了小美女重重的行李箱。一路闲聊不表。
  我们学校宿舍楼的格局是对半分,男女宿舍楼分列在马路的两侧。男生宿舍楼都是以单数命名,而女生宿舍楼则是双数。女生新生安排在12号宿管站,正好离我的9 号宿管站挺近。快到她们宿管站时正好看到和我同舍的老钱下楼。而他自然也也看到了我们。原来老钱正要去吃午饭,我们互相打了个招呼。
  老钱忽然把我拉到一边,问道:「这位美女是谁呀?感觉挺眼生嘛?新生?」我知道,老钱这个色魔一定是看上思思了,顿时感到一阵不悦,对他说道:
  「哥们儿,你不都有女朋友了么,怎么还老想着其他姑娘。」老钱听我这么说,立刻换了一副嘴脸,向我表态:「没有没有,看的出来你挺喜欢她。你要好好加油,可别给别人捷足先登了。那我先撤了哈。」——


  老钱这人人长得胖胖的像一个圆球,一头染过的微黄头发,十足杀马特屌丝样,但偏偏人家家里特别有钱,现在有个词就是专门形容这样的人的,那就是「土豪」。
  老钱平时也没有什么特别爱好,既没有参加学生会,也没有参加兴趣社团。
  还常常缺课逃课。因此我们在外面接新生忙的累死累活的时候,他刚刚起床下楼来吃饭。真要说爱好,那就是只能说是睡妹子吧。老钱实在是我们院,甚至我们学校有数的色魔之一。
  老钱身边可以说妹子众多,据我们观察3 年来,他至少睡了近百女生,这让我们宿舍其他3 个人真是又羡慕又嫉妒。
  记得有一次还没下课,我赶回宿舍拿东西,还没到门口,就听到若有若无的呻吟。「老钱这禽兽一定在做坏事了!」我本来准备先走的,却抑制不住好奇心,偷偷走到了宿舍门口。估计是老钱认为是上课时间没人回来,连门都没有锁好。
  我从门缝中往里卖望去。
  老钱背对着门,正对一个妹子上下其手。同时不忘吻住妹子的唇,进行着深吻。我都能看到妹子嘴角边流下的口水。而妹子面对着门,坐在老钱的书桌上,双手紧紧抱着老钱的虎腰。
  我靠!这不是经济学院的院花么,一头齐肩的短碎发,鹅蛋形的俏脸上总挂着暖人的微笑。我还记得她的名字好像是叫李冰的,当初据说在经济学院这样一个美女如云的学院,也有大把的追捧者。没想到居然被老钱把到了手。说出去绝对是一个爆炸新闻。估计老钱走在路上都可能被人敲闷棍。但想归想,卖兄弟的事情我们是不做的。
  此刻在房间里,老钱已经做好了准备,将阳具掏了出来,轻轻在李冰的外阴磨蹭。「啊…别…别磨了…快…快进来…人家好难受呀…」李冰已经经不起这样的折磨,哀求着老钱插进去。
  没想到老钱实在是沉得住气,居然硬是没直接插进去,而是沉声说道:「想我插进去也不难,至少你得先给我舔舔吧。」
  李冰脸色绯红,气道:「你!你混蛋!」
  妈的!我都快看不下去了,不想上让我来!
  老钱嘿嘿怪笑两声,继续用阳具蹭着李冰,同时双手攀上李冰的双峰,用力的揉捏起来。
  「啊!啊!好舒服…好像要…你…你…你就知道欺负人…」李冰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忽然一个翻身,从桌上下来,蹲在了老钱面前。不一会儿便传来「嘶溜…嘶溜」的声音。
  我再次被雷住!真特么太刺激了!
  过了三四分钟,老钱让妹子重新爬上桌子,坐在桌边。妹子眼中已经蒙上一层水雾,口交溢出的口水流在自己胸脯上,亮晶晶的一片。而此刻老钱的阳具居然又大了一圈!估摸着有20厘米!这尼玛才是勃起的样子啊,这尼玛才是完全体啊!
  老钱二话不说,将那活儿向李冰身体里挤去。
  「额…额……嘶…」李冰发出难耐的呻吟。不只是痛苦还是愉快,双眉紧蹙在一起,双腿不断张合。「哈…啊…进来了…好大…恩…恩…舒服…啊…啊…恩…」
  我要不是现场看到,打死我也不信平时活泼可人的经管女神居然叫的这么淫荡!老钱忽然将李冰压倒在桌上,用力的猛干起来。从我的角度只能看到老钱肥大的屁股快速的耸动着,和李冰紧紧盘住老钱腰身的长腿。
  「啊!啊!哦!用力!啊!要死了!啊!」李冰的呻吟渐渐高亢起来,「啊!
  好深!不要!不要!啊!那么快!啊!啊!啊!!「一声高亢的叫声,李冰双腿忽然抽搐起来,同时桌边传来滴滴答答的水流到地上的声音。
  老钱却还没完事儿,将尚在一抽一抽的李冰抱了起来,继续狠狠的抽插起来。
  这小子!平时一点不运动,没想到体力这么好!李冰1 米7 的个儿,给他抱着居然像抱着一个大洋娃娃一样轻松。
  「哦!哦!啊!!啊!!天哪!啊!!」李冰仰着头,大声喧泄着自身的舒爽,「又要…啊!又…又要泄啦!啊…啊!别那么…用力!啊!」老钱不答话,反而抱着李冰在宿舍里慢慢走了起来,这可爽坏了李冰,居然一哆嗦,又「滋滋」泄了出来。这次我看得仔细,淡淡的液体顺着李冰的大长腿溜到地上。
  老钱把李冰按在墙上,开始最后的冲刺。李冰左右晃着脑袋,一头碎发遮着脸,也随着摇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李冰彻底疯狂了,紧紧抱住了老钱,全身打摆子一样颤抖起来。老钱也是一声虎吼,把李冰顶在墙上不动了。


  过了好一会儿,老钱往后退了两步,李冰则从他身上滑下来,蹲在地上喘息。
  我看两人完事儿,估计要出来到厕所这边的洗澡间来洗洗。东西也没拿,赶忙出了门。
  ——
  想到这些我还「心有余悸」,也赶忙带着思思往女生宿舍走去第二章
  将思思送到女生宿舍后,我赶回接新生地点继续负责。当然,我的手机里已经多了一个联系方式。开玩笑,要不到联系方式我这一趟岂不白跑!
  枯燥无聊的接待一天,到晚上8 点我才累的死狗般回到宿舍。这里不得不介绍一下我们宿舍的情况。除了我和钱佑(老钱),还有两位舍友,一个叫张兵,是一个成熟稳重的矮个汉子,张兵什么都好,就是比较闷,一般一群男生在一起天南海北的扯淡,聊哪个哪个院妹子好看,哪个哪个游戏好玩,但张兵一般不参与其中,我们一度认为他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学霸。直到有一天,我们另外3 个在玩Dota的时候,他也忍不住参与了进来…
  宿舍还有一个同学叫赵放。和老钱一样是一个胖子。但和老钱不同的是,老钱是个有钱的白胖子,而他是一个没什么钱的黑胖子。经常在宿舍吃泡面为生。
  虽然我们宿舍4 个人差别都挺大,但关系却是很好。时常在一起玩游戏和聊八卦。今天回到宿舍,张兵和赵放两个人打游戏打得正起劲。
  我随口问道:「老钱呢?」
  「嗨,别提了…还不是和妹子又出去打炮了。哎哎,张兵你快开发招啊!」「妈的,这个种马」我微微一笑。
  「可不是嘛,」赵放忽然来了兴趣,八卦到:「而且老钱今天好像特别高涨。」我疑惑的问道:「这话怎么说?」
  赵放还没说,张兵接口到:「今天下午老钱回来打了会儿游戏,心不在焉的,一定又在想哪个妹子。晚上就喊了2 个女生出去。」「卧槽,3P啊,唉唉,真是畜生!」我感叹到。实际上这事却没有在心里留下太深的印象。
  洗洗上床,我决定给今天认识的小美女发发短信,毕竟总不好叫人家先主动来找我吧。
  「嗨,睡了么?新入学校感觉还习惯么?」
  手机很快传来震动「恩恩,感觉挺好的,认识了新舍友。谢谢学长关心。」就这样,聊了小半个小时。我们互道晚安然后睡去。
  第二天醒来,老钱不知何时已经躺在了床上。睡得像个死猪一样,一看昨晚就辛苦操劳了很久。我也不打扰,自去学生会忙碌起来,新生入学后不久就是学生会、兴趣社团「拉人入伙」的关键时期了。这段时间我们俗称「百团大战」。
  我们是小院学生会,自然要更精心的准备准备。
  开会过程是很无聊的,无非是我们的正会长发言宣讲之后如何开展招新工作,宣传工作要做好之类的。忽然手机一阵震动。我低头一看,居然是思思发来的短信。看不出来,这文静静一个小姑凉还有挺主动的一面。
  「学长,我想问问,开学了加入什么社团比较好啊?」卧槽,这不是正中下怀?果断拉入学生会啊,毕竟近水楼台先得月是吧。我心中一阵激动,回复到:「其实我们院学生会就不错啊,挺锻炼人的。」等了一会儿又收到一条回复「可我听说学生会挺黑的,是不是真的呀?」这…我抬头看了一眼身边正在发表淘淘演说的正会长高鹏。高鹏这人绝对是我们院院草了,人1 米8 的个子,高高瘦瘦,带着一副圆框眼镜,看着就特别斯文。虽然他当上学生会会长时间不长,也就4 个月左右(一般是大二下学期快结束时换届,加上暑假大概4 个月)。但却没听说什么黑着贪钱的事情。除了…——
  有一次学生会开会,高鹏和文艺部部长都迟到了,问他原因只说上课。而私底下却有人八卦和我说,会长把文艺部部长给潜规则了。
  「卧槽,有这事?!」虽然长听说学生会的黑暗,但大部分都是别人乱宣传夸大的。特别是我自己当上副会长以来,更不信这种事了。如今听到正会的八卦,怎么会轻易相信。
  那人却信誓旦旦的说:「这是真事!我哪能骗你。那天…——
  那天我经过我们学校艺术楼的教室。
  ——
  咳咳,稍微打住一下,为了之后的阅读与理解。我要稍微介绍一下我们学校,各位别怪我打岔啊。
  我们学校占地5000多亩地,算是一所比较大的综合性院校。一进校门就是图书馆。图书馆的左侧8 座专业楼,除了前面的3 个专业楼天天都有课,没课时也有人自习外,越往后专业楼的人越少。特别是最后的艺术楼,除了平时上课,基本不会有人去,为嘛?毕竟艺术也是个小院,艺术楼里还有各种专业器材,谁没事跑一堆器材中去自习去。


  图书馆的右边则是老师的两栋办公楼,学校高层基本集中在里面。也不知道这么些人为什么居然需要两栋楼那么多的场地。
  图书馆往后走上好一段则是东操场,东操场不远的地方就是男、女生宿舍。
  而离宿舍不远的则是学校的食堂。一到下课人流涌来,食堂就挤得不行。
  再往后走上好一段路,则是大学生活动中心,这里已经算学校较偏远的地方了。也不知道学校怎么想的,让大学生到这么远的地方来「活动?」大学生活动中心的外面则是一片小树林和回廊,堪称约会的圣地,情侣的乐园。
  继续往后走,则是西操场和另外一些职工宿舍区。学校大致建成一个椭圆的鸭蛋形。回到原话题:
  ——
  那天我经过艺术楼教室,忽然尿急,就往艺术楼深处的厕所走去。别看是白天中午,那么大个楼居然毛人也没见到一个。真特么瘆的慌。还没到厕所就听到若有若无的呻吟,卧槽,这我可就来劲了,估计是某个情侣在这边打野炮呢!我垫着脚,偷偷走到最后一个教室门口,从窗户往里一看,这不是我们的高会长么!
  还有文艺部部长张馨!
  只听高会长对张馨说道:「小馨,你让我爽爽,以后副会的位置一定有你一个。」
  就听张馨特别骚的对会长说:「那你可别辜负人家哦…啊…死鬼。」——
  「我操,当不当副会多大点儿事啊,真搞不懂现在女生…」那人不禁埋怨道。
  「然后呢?快说。」我听的正起劲,不免催促道。
  那人也就继续说下去:
  ——
  当时会长就站在讲台那个位置。张馨就坐在讲台上,会长正给她个小骚货舔呢,兴许是张馨被舔的挺爽,居然用手紧紧按住会长脑袋,自己还扭着腰,别提多骚了!
  会长舔了一会儿,就站起来,掏出鸡巴,嗨,从我角度还正好能看到,那么长长一条!
  说着那人还张开手给我比划着,大概有14、15厘米的样子。
  会长一下子就把鸡巴捅了进去!张馨一声娇叫,双腿就盘上了会长的腰。会长也是猛,就在讲台上奋力耕耘起来。把张馨操的那叫一个呼天抢地。
  估计是怕别人听到,会长连忙封住张馨的口,这下张馨没了地方发泄,只能苦闷的发出「恩…恩…」的声音。两个人吻得滋滋有声。
  张馨忽然从讲台上下来,让会长躺在地上,自己就跨坐了上去。尼玛,女上男下啊!你看这女的征服欲得有多强!从窗外正好能看到她的阴部,纯粹一个黑木耳啊。也不知道被多少人干过。
  张馨就坐在会长身上自己扭着腰起起伏伏的,一会儿就没劲了,跌趴在会长身上,小腰还不忘小幅度的扭着。嘴里还说着「好酸,好累啊…舒服…」之类的淫言浪语。
  会长也是给力,双手就插住张馨的腰,自己开始快速耸动起来,估计把张馨爽的是魂飞天外。忽然就从会长身上弹了起来,四下扭着腰,想要从会长身上脱离。
  会长看她快来了,哪能如她的愿,更加用力的猛干。别看会长斯斯文文的,那时候可真够大力的。我在教室外面直听到「啪啪啪」的撞击声。
  一会儿,张馨忽然一声大叫。整个人又跌在会长身上不动了。我还能看到奶白的精液从她的骚逼中流出来。
  两个人腻了会儿,纷纷起身穿衣,会长还不忘和她说:「好好努力,以后副会十拿九稳。」我也没仔细听就去厕所尿了尿,顺便撸了一炮,你说刺激不刺激。
  哈哈。
  ——
  听那人说完,不管真假,高会长在我心中都变成了一个大尾巴狼的形象。
  想到这些,我一时不知道该不该让思思加入学生会。犹豫再三,想到不是还有自己呢么,高会长总不会不顾兄弟情面吧。于是给思思会信息道:「哈哈,那都是别人瞎说的,我们学生会很和谐的,大家都是亲人一样。」思思收到信息,也就安心了许多。做了加入我们学生会的念头。
  而我这么做到底是对是错呢?